神军网 - 军事观察室、军事记实、军事科技:最大最具专业性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类网站
神军网首页 > 军情八卦 >散文|杨献平:坚硬的土碑

散文|杨献平:坚硬的土碑

编辑:神军网更新时间:2017-09-30 10:21:59围观:
散文|杨献平:坚硬的土碑

来源 :深纹路微信公众号

散文|杨献平:坚硬的土碑

坚硬的土碑

——杨献平

散文|杨献平:坚硬的土碑

在巴丹吉林沙漠西部边缘的戈壁滩上,随处可见一些土做的墓碑,孤立地散布在阔大的戈壁当中,任狂风吹袭,岁月流离。俨然是旷古荒寂沙漠上的一道冷色风景。

我所在的集体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人民军队。而由于它所处地理环境的荒僻和艰苦,使我在最初来到的将近一年时间里,内心充满了浮躁和苦闷情绪。但这也只是暂时的,当我深入到这片沙漠的本质,特别是站在老站长墓碑前的时候,便会变得坚定、从容,甚至还隐隐地觉出了一种荣幸和骄傲。

1992年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结束了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,我和三个同班战友,跟随一位中尉,乘敞篷卡车颠簸了近两个小时,来到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一个小点。一路上,窗外铁青色色的戈壁在车轮下摇晃不止,远处的苍茫像一张巨大的发霉了的纸张,悬挂在我们的视野之中。时间在缓缓流逝,含血的夕阳正要逼近祁连雪山。转过一道沙丘之后,便是满眼的金黄,铺排成一片无际的海洋,那一种金子的光芒,让我沉郁的目光骤然发亮,已开始的沮丧就象一阵风,瞬间消失无踪了。更重要的是黄沙所呈现出的象征高贵品质的光泽,让我的心情豁然开朗。

小点只有一排砖房,连机房算在一起,一共是17间。为了阻挡日日吹刮的风沙,四周砌起了一道围墙,围墙根植着一些胡杨和红柳,正是初春时节,它们暗红的枝条上正萌发着可贵的动人的绿色。

这是一个专事测量的小点。队长、中尉、我们三个新兵,还有十多个专业军士和士兵,组成一个特殊的集体和家庭。报到的第二天,中尉就把我带进机房,向我讲授那台观测设备的性能和基本的操作常识,并很快让我上机实践。中尉告诉我,基地是国家唯一的航空武器试验训练靶场,国家许多重大的导弹试验、定型和批检都是在这里进行和完成。

周五下午为党团活动时间,指导员专门为我们三个新兵讲述基地的光荣历史、优良传统和单位的工作性质。到这时我才对自己所容身的集体有了一个全面地认识。我们这个小点,与基地同龄,承担着为飞机试飞、空中武器试验提供目标方位、实时数据的任务。最初的一位技术员,河北人,1962年从测量学院毕业。来到基地后,就被分配到这个小点担任站长职务。直到现在,他还没有离开……

指导员叙述得过于平淡,而结尾又是那样的出人意料。我倏然一惊,一个巨大的问号迅即在我脑间形成。指导员面色沉重,放下手中的记录簿,站起身来,带着我们爬上一道楼梯,站在房顶上,指着小点西南方向沙滩上的几株沙枣树说:他就在那里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的目光越过一片茫茫黄沙,在几棵貌似枯死了的沙枣树下,微微隆起着一座小小的土包,像一个人躺倒的模样,面庞向上,紧紧地睡在往事之中,成为这片沙漠腹地的一颗不死的灵魂。因为是下午的太阳的缘故,起伏的沙漠上升腾着连绵的熊熊气浪,到处都像是布满了火焰的海洋。

日渐西落,午时的灼热与狂放在慢慢收敛,沙漠特有的清冷气息又弥漫到了每一粒黄沙身上。指导员走在前面,五双脚步再丈量着生者与逝者之间的距离,又像是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的路程。走到那座坟茔前,我们先后摘下军帽,缓缓地下头来…… 在此后的四年的时光里,我已记不清多少次跟着指导员,迈着同样的步伐,用同样的姿势摘下头上的军帽,在一位逝者面前,垂下自己的头颅。“他是在一场风暴中牺牲的,是为了那台观测设备。”指导员告诉我们。好长的时间,我一直在想:在一台价值数百万元的仪器和一个年轻的生命之间,到底哪一个更为珍贵和重要呢?然而我错了,这根本就不是一台设备和一个人的关系,而是一种使命,一种品质和一种责任的关系。然而这些,却都不是可以用金钱或是别的什么俗物来衡量的。

分享到微信(扫码手机看)

最新头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