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军网 - 军事观察室、军事记实、军事科技:最大最具专业性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类网站
神军网首页 > 军情八卦 >散文|吴佳骏:记忆中的敦煌

散文|吴佳骏:记忆中的敦煌

编辑:神军网更新时间:2017-09-30 10:21:51围观:
散文|吴佳骏:记忆中的敦煌

记忆中的敦煌

主播:旧雨

后期:淡颜

作者:吴佳骏

坐于鸣沙山之上,极目处皆苍凉。沙垄纵横,脉络分明。伫立远眺,恰似时间馈赠给大地的皱纹,又像雕刻家刀下那凝固的水波,有孤绝之美。

风乍起,掀掉了我的帽子。细沙钻入脖颈,痒痒的,像有虫子在爬。我整整风衣领子,想抵挡沙子的入侵,也抵挡风的入侵。身处沙漠之中,我是脆弱和渺小的。我担心,一阵巨大的旋风刮起,会把一坐沙丘移至我的头顶,然后,落下来,将我掩埋。像掩埋一个家园,和一段历史那样。

夕阳,照着黄沙,也照着远处那些滑沙的游人。那些游人,跟我一样,来自南方。他们长相清秀,眉宇间透着江南柔情。他们的目光,平常见多了水乡的灵山翠木,突然间,看到旷阔的沙漠,心情自是难抑激动和兴奋。他们结伴从沙丘顶端顺势滑下丘底,嘴里狂喊着,心中压抑许久的情感,如泻堤之水,尽情释放。同时释放的,还有人生的一份大自在,生命的一份大逍遥。

据《敦煌志》记载,“风吹或人乘沙流,生鼓角之声。其声轻若江南丝竹,其音重如旱天雷鸣。”鸣沙山因此而得名。但那天,我没能聆听到沙山发出的雷鸣之音。我耳朵听到的,只有滑沙的游人肆无忌惮的爽朗笑声,和远远传来的清脆的驼铃声。

也许,沙山的雷鸣之音,本属天籁,只有未被尘世喧扰的耳朵,才能听到。

散文|吴佳骏:记忆中的敦煌

两个头裹水红色丝巾的妇女,牵来骆驼,用当地话说:“沙山的那边,就是月牙泉了。坐骆驼去,很快的。”未及询问价钱,朋友便拉着我,急忙爬上了这“沙漠之舟”。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,我理解他对美的追寻。来到敦煌,不去瞧瞧那只“沙漠之眼”,还算来过此地吗?

坐在骆驼背上,我心澄澈。这种澄澈,来自于对月牙泉的幻想。那该是怎样一块明镜呢?耳畔自然又响起田震的那首歌来:“它是天的镜子,沙漠的眼,星星沐浴的乐园。从那年我月牙泉边走过,从此以后魂绕梦牵……”这首歌,一直被我视为月牙泉的安魂曲。它曾深深地打动过我,让我的心有洗涤风尘之后的干净。

牵骆驼的妇女,带着我们在沙漠里兜圈子,消磨时间。这让我们甚为恼火。不知她是想制造路程远的假象,还是,故意不让我们冒失地靠近月牙泉,以免我们身上的世俗气,玷污了月牙泉的圣洁。

可当我们真的走进月牙泉时,我和朋友都少了预料中的激动,反倒生出失望——那哪是明澈的圣洁之水啊,分明是接近干涸的眼泪。月牙泉的现状,也远不是歌里所描绘的那么动人。围上铁栅栏的月牙泉,周围枯草衰竭,残叶零乱。泉中浅水泛黄,杂质铺陈。风吹过,枯草晃动,仿佛月牙泉眨动了一下睫毛,满眼皆伤。

月牙泉左边的凉亭,陈旧破败。三两游客,坐于亭中,下棋、品茗,一副忘我境界。只是凉亭上方的匾额上,赵朴初先生题写的“听雷轩”三字,依然苍劲,古朴,透着佛家禅境,昭示着月牙泉那来自天地造化的神奇与绝妙。

来此游览的人们,或躺或卧,或举手或叉腰,争相与月牙泉留影。月牙泉是他们心中的一个梦境。而他们,是月牙泉眼里的什么呢?

朋友举着相机的手,有些颤抖。他说:“美是最经不起伤害的,被伤害过的美,不再是美,顶多算是美的残骸。”

我绕着月牙泉,慢慢地走。幻想穿越时空,回到过去,回到月牙泉的梦境里去,乘一弯月牙,飞回南方,让这月牙泉的“舟子”,也沾点江南的灵气。

分享到微信(扫码手机看)

最新头条